语言与社会发展:《奇葩说》的“彩礼” 问题

原创 小燕子在看综艺 说话是一种科学

1月27日

今日开始“看综艺”栏目,记录我在综艺节目中观察到的人际沟通与社会文化问题,目标是让自己劳逸结合,通过这些笔记训练自己用简单的语言学和会话分析的概念分析日常现象的能力。行文难免有失严谨,大家看个热闹。愿意提供反馈或参与讨论的朋友,例如文中某一概念的理解有偏颇/表达或使用有不妥,或令人费解;抑或是从你的专业角度有别样的分析和表达的方式,都敬请来信分享。

图片

《奇葩说》是我从第一季开始追到现在的综艺,这个节目这么多年还在,大概是因为我们普通人在生活中都习惯了压抑自己,需要这群会说话的人替我们说出生活中的挣扎与无奈,也为我们喊出内心的热爱与期待。希望奇葩说让思考与表达成为一种常态。第十期的题目是“我是独立女性,应不应该收彩礼?” 各人谈完自己的看法后,马东最后把彩礼的问题延伸到语言和思想的关系。他认为随着社会进步,现代生活增添了许多新词,例如“独立女性”,但同时某些古代的词汇仍保留在现代社会中,例如”聘礼”这个概念,马东指出“彩礼”是现代社会出现的词,就是指古代的“聘礼”(具体来源暂未考证),人们默认了这个词的古老含义,导致语言反过来禁锢了人们的思想。语言能不能禁锢思想的问题需另文讨论,今天先从语言和社会发展的不同步、语言与社群分裂、语言发展的渐变性、以及语言的模糊性四个方面,思考语言和社会的关系。太长不看一句话概括全文版:语言在于使用。


01 语言与社会的不同步

—彩礼是一个传统习俗,马东的意思大体上是说社会已经进步了,可是这个词和概念还在,语言落后于社会发展。李诞提到我们有些新词语被创造出来,例如“做家务的男人”这个节目名称,指出了社会问题,但这些问题并没有因为词语的发明而解决,差不多是语言先于社会发展的意思。从语言和社会的关系角度看,李诞和马东都点出了语言和社会的不同步。问题的关键是,语言在于使用,就是功能语言学说的usage-based grammar。我们说“旧的不去新的不来”,在语言中,“旧的”和”新的”却是被同时使用共同存在的。语言随着社会发展而发展,而词汇是语言各个子系统中(语法、语音、语义) 变化最快的一个系统。在词汇系统里面,词语的生命力有强有弱,取决于跟日常生活的紧密度与使用频率。随着社会发展,有些词早已消失在历史的长河中;有些词冥顽不灵,使用了几十年几百年都不曾变化,我们叫他们基本词汇;有的词旧瓶装新酒,跟着时代潮流随机应变(例如“同志”); 还有些词,好像由于什么原因开始起了变化,导致我们摸不着头脑到底哪个说法才是对的(例如“说服”以前念shuì,现在念shuō);最后还有一类词是快消品,来去如风,例如许多网络语言,许多人还没反应过来“凡学”是什么就被“凡尔赛文学”迎面痛击。所以一个词语还有生命力正是因为日常使用频率仍然很高,社会变革还未完成,而不是说词语“禁锢”了人们的行为和社会的发展。“彩礼”被拿出来讨论,正说明这个词仍是生活常用词。


02 语言使用与社群分裂

—那“彩礼”到底是不是一个现代人所不屑的旧习俗呢?马东的“语言跟不上社会发展”这个印象,让我联想到社会语言学中言语共同体的概念。言语共同体指某一群人因为具有共同的社会身份或某些一致的观念而聚集,并使用同一套接近的话语系统,就形成了一个小团体。这些小团体分类很灵活,可以是“说同一种方言的人”,也可以是“B站二次元群体”,“凡尔赛文学家”,又或是“看奇葩说的人”。拉波夫在20世纪六十年代在纽约一家百货公司调查了不同人群说英语的口音,发现社会阶层不同,人们的口音也不一样。同理,在词汇层面,对“彩礼”的理解和使用也体现出了一定的社会分层。本期节目正方的一个看法是,我们的社会已经这么发达了,为什么还有为了彩礼闹掰这种事?独立女性和收不收彩礼根本是两件事。反方黄执中和宋丹丹强调的是,我们的社会其实并没这么发达,许多女孩仍然需要彩礼。两种立场背后是经济教育背景差异下的不同社群。所以这个题,实际上谁也说服不了谁。但《奇葩说》之所以好看,就在于它的所有辩题都是这样,输赢不重要,重要的是提供一个空间,打破隔阂,让辩手为不同的群体发出声音。这种空间异常珍贵。因为现代社会,社交媒体和网络如此发达,但人与人之间却愈发隔离。因为AI算法和微信这种圈起来的特点,不同群体的人常常看不到彼此、听不到对方的声音。换句话说,我们生活的同一个物理空间,实际上是两个甚至多个世界的平行空间,不同世界的语言相对独立运行又互相影响。社交媒体的另一个问题是常常造成一种假象,让我们都自以为自己的圈层和价值观是人群中的大多数,所以美国自由派无法理解川普如何当选总统。其实人与人的背景、经历不同,几乎不可能存在两个各方面观点都完全同步的人,即使两个好朋友互相认同九十九个观念,也仍然有一个观念无法达成一致;即使今天一致了,明天后天也不一定一致,因为今天和明天的我们都会分别看到不同的书、遇到不同的人,并受其影响。回到由于社会经济教育等各方面造成的社群分裂问题,先进的理念和看法是一种社会发展的红利,但这种红利并非每个人都有机会获得,而取决于是否受到良好的教育、从小衣食无忧等这些条件。而这些条件本身就是相对d额特权(privilege),有机会享受特权是好事,但也应该抱着同理心去理解没有这些特权的人所生活的世界和他们的语言系统。只有当社会变革在所有世界都顺利完成,被认为糟粕的观点与传统,以及用来指称他们的语言才会失去使用环境,最终被淘汰,抑或是刘擎教授所期待的那样让“彩礼”这个词改变含义,成为一种没有负担的礼物。


03 语言的渐变性

—社会发展不会一步到位,语言也是渐变的。冯晓桐的观点很强势,他主张每个人都用行动为制度投票,对不合理的传统观念说不,最终彻底消灭这种制度,那么词语也就不复存在了。这里又要说到语言在于使用。知行合一,必得身体力行,因为语言和社会的改变不是一朝一夕发生的,而是水滴穿石般渐渐改变的。另一方面,李诞说像“做家务的男人”这种新词语的产生不代表社会就变了,因为新的词语和表达方式也得与旧的表达方式争夺市场,只有社会变革实际发生,这些新观念才能站稳脚跟。随着社会进一步发展,这些新词语有可能完成使命后被逐渐遗忘,也有可能因为使用频率高而固定下来成为常用词。而这一切都是一个渐变的过程,是作为语言使用者的我们在日复一日的实践中完成的。


04 语言的模糊性

—最后,第十期辩题的题面本身还藏着一个语言问题,“收”的歧义问题。反方黄执中一方说大多彩礼由女方提出,用的是 “主动索取”这个义项,例如“收房租”、“收保护费”;正方颜如晶一方以及薛教授和宋丹丹后来的发言,均认为彩礼是一份馈赠,用的是“被动得到”的意思,例如“收礼物”。宋丹丹讲得很清楚,“别人给你礼物,给了你就收,不给就不收,给了不收是不礼貌”,这是被动得到的用法。我尝试将这两个意思译成英文以作区分,不知如何:分别是to collect 和 to receive。这个词的两种解读正好说明语言的模糊性,不是每个词语的含义都准确利落毫无争议的。换句话说,语言的意义是说话者在使用过程中赋予的——第三次重复:语言在于使用。


05 小结

—归纳一下今天的思考,从《奇葩说》收不收彩礼这一期可以看到一个中心思想和四个小点。

中心思想:语言在于使用

四个小点如下:

  1. 语言随社会发展不断变化,但两者不同步。语言系统内部的发展也不平衡,其中词汇系统最易改变。而词语的生命力在于使用,最常用的词生命力最顽强。
  2. 语言的使用受到社会分层影响,好比人们生活在两个世界。语言是否“先进”或“落后”于社会,取决于你生活在哪个世界。同理心有助于我们理解不同社群的生活、观点以及语言表达方式。
  3. 语言演变和社会进步都是渐变的,知行合一、身体力行才能推动改变。
  4. 语言具有模糊性,语言的意义是说话人在使用中赋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