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hor Archives: admin

语言与社会发展:《奇葩说》的“彩礼” 问题

原创 小燕子在看综艺 说话是一种科学

1月27日

今日开始“看综艺”栏目,记录我在综艺节目中观察到的人际沟通与社会文化问题,目标是让自己劳逸结合,通过这些笔记训练自己用简单的语言学和会话分析的概念分析日常现象的能力。行文难免有失严谨,大家看个热闹。愿意提供反馈或参与讨论的朋友,例如文中某一概念的理解有偏颇/表达或使用有不妥,或令人费解;抑或是从你的专业角度有别样的分析和表达的方式,都敬请来信分享。

图片

《奇葩说》是我从第一季开始追到现在的综艺,这个节目这么多年还在,大概是因为我们普通人在生活中都习惯了压抑自己,需要这群会说话的人替我们说出生活中的挣扎与无奈,也为我们喊出内心的热爱与期待。希望奇葩说让思考与表达成为一种常态。第十期的题目是“我是独立女性,应不应该收彩礼?” 各人谈完自己的看法后,马东最后把彩礼的问题延伸到语言和思想的关系。他认为随着社会进步,现代生活增添了许多新词,例如“独立女性”,但同时某些古代的词汇仍保留在现代社会中,例如”聘礼”这个概念,马东指出“彩礼”是现代社会出现的词,就是指古代的“聘礼”(具体来源暂未考证),人们默认了这个词的古老含义,导致语言反过来禁锢了人们的思想。语言能不能禁锢思想的问题需另文讨论,今天先从语言和社会发展的不同步、语言与社群分裂、语言发展的渐变性、以及语言的模糊性四个方面,思考语言和社会的关系。太长不看一句话概括全文版:语言在于使用。


01 语言与社会的不同步

—彩礼是一个传统习俗,马东的意思大体上是说社会已经进步了,可是这个词和概念还在,语言落后于社会发展。李诞提到我们有些新词语被创造出来,例如“做家务的男人”这个节目名称,指出了社会问题,但这些问题并没有因为词语的发明而解决,差不多是语言先于社会发展的意思。从语言和社会的关系角度看,李诞和马东都点出了语言和社会的不同步。问题的关键是,语言在于使用,就是功能语言学说的usage-based grammar。我们说“旧的不去新的不来”,在语言中,“旧的”和”新的”却是被同时使用共同存在的。语言随着社会发展而发展,而词汇是语言各个子系统中(语法、语音、语义) 变化最快的一个系统。在词汇系统里面,词语的生命力有强有弱,取决于跟日常生活的紧密度与使用频率。随着社会发展,有些词早已消失在历史的长河中;有些词冥顽不灵,使用了几十年几百年都不曾变化,我们叫他们基本词汇;有的词旧瓶装新酒,跟着时代潮流随机应变(例如“同志”); 还有些词,好像由于什么原因开始起了变化,导致我们摸不着头脑到底哪个说法才是对的(例如“说服”以前念shuì,现在念shuō);最后还有一类词是快消品,来去如风,例如许多网络语言,许多人还没反应过来“凡学”是什么就被“凡尔赛文学”迎面痛击。所以一个词语还有生命力正是因为日常使用频率仍然很高,社会变革还未完成,而不是说词语“禁锢”了人们的行为和社会的发展。“彩礼”被拿出来讨论,正说明这个词仍是生活常用词。


02 语言使用与社群分裂

—那“彩礼”到底是不是一个现代人所不屑的旧习俗呢?马东的“语言跟不上社会发展”这个印象,让我联想到社会语言学中言语共同体的概念。言语共同体指某一群人因为具有共同的社会身份或某些一致的观念而聚集,并使用同一套接近的话语系统,就形成了一个小团体。这些小团体分类很灵活,可以是“说同一种方言的人”,也可以是“B站二次元群体”,“凡尔赛文学家”,又或是“看奇葩说的人”。拉波夫在20世纪六十年代在纽约一家百货公司调查了不同人群说英语的口音,发现社会阶层不同,人们的口音也不一样。同理,在词汇层面,对“彩礼”的理解和使用也体现出了一定的社会分层。本期节目正方的一个看法是,我们的社会已经这么发达了,为什么还有为了彩礼闹掰这种事?独立女性和收不收彩礼根本是两件事。反方黄执中和宋丹丹强调的是,我们的社会其实并没这么发达,许多女孩仍然需要彩礼。两种立场背后是经济教育背景差异下的不同社群。所以这个题,实际上谁也说服不了谁。但《奇葩说》之所以好看,就在于它的所有辩题都是这样,输赢不重要,重要的是提供一个空间,打破隔阂,让辩手为不同的群体发出声音。这种空间异常珍贵。因为现代社会,社交媒体和网络如此发达,但人与人之间却愈发隔离。因为AI算法和微信这种圈起来的特点,不同群体的人常常看不到彼此、听不到对方的声音。换句话说,我们生活的同一个物理空间,实际上是两个甚至多个世界的平行空间,不同世界的语言相对独立运行又互相影响。社交媒体的另一个问题是常常造成一种假象,让我们都自以为自己的圈层和价值观是人群中的大多数,所以美国自由派无法理解川普如何当选总统。其实人与人的背景、经历不同,几乎不可能存在两个各方面观点都完全同步的人,即使两个好朋友互相认同九十九个观念,也仍然有一个观念无法达成一致;即使今天一致了,明天后天也不一定一致,因为今天和明天的我们都会分别看到不同的书、遇到不同的人,并受其影响。回到由于社会经济教育等各方面造成的社群分裂问题,先进的理念和看法是一种社会发展的红利,但这种红利并非每个人都有机会获得,而取决于是否受到良好的教育、从小衣食无忧等这些条件。而这些条件本身就是相对d额特权(privilege),有机会享受特权是好事,但也应该抱着同理心去理解没有这些特权的人所生活的世界和他们的语言系统。只有当社会变革在所有世界都顺利完成,被认为糟粕的观点与传统,以及用来指称他们的语言才会失去使用环境,最终被淘汰,抑或是刘擎教授所期待的那样让“彩礼”这个词改变含义,成为一种没有负担的礼物。


03 语言的渐变性

—社会发展不会一步到位,语言也是渐变的。冯晓桐的观点很强势,他主张每个人都用行动为制度投票,对不合理的传统观念说不,最终彻底消灭这种制度,那么词语也就不复存在了。这里又要说到语言在于使用。知行合一,必得身体力行,因为语言和社会的改变不是一朝一夕发生的,而是水滴穿石般渐渐改变的。另一方面,李诞说像“做家务的男人”这种新词语的产生不代表社会就变了,因为新的词语和表达方式也得与旧的表达方式争夺市场,只有社会变革实际发生,这些新观念才能站稳脚跟。随着社会进一步发展,这些新词语有可能完成使命后被逐渐遗忘,也有可能因为使用频率高而固定下来成为常用词。而这一切都是一个渐变的过程,是作为语言使用者的我们在日复一日的实践中完成的。


04 语言的模糊性

—最后,第十期辩题的题面本身还藏着一个语言问题,“收”的歧义问题。反方黄执中一方说大多彩礼由女方提出,用的是 “主动索取”这个义项,例如“收房租”、“收保护费”;正方颜如晶一方以及薛教授和宋丹丹后来的发言,均认为彩礼是一份馈赠,用的是“被动得到”的意思,例如“收礼物”。宋丹丹讲得很清楚,“别人给你礼物,给了你就收,不给就不收,给了不收是不礼貌”,这是被动得到的用法。我尝试将这两个意思译成英文以作区分,不知如何:分别是to collect 和 to receive。这个词的两种解读正好说明语言的模糊性,不是每个词语的含义都准确利落毫无争议的。换句话说,语言的意义是说话者在使用过程中赋予的——第三次重复:语言在于使用。


05 小结

—归纳一下今天的思考,从《奇葩说》收不收彩礼这一期可以看到一个中心思想和四个小点。

中心思想:语言在于使用

四个小点如下:

  1. 语言随社会发展不断变化,但两者不同步。语言系统内部的发展也不平衡,其中词汇系统最易改变。而词语的生命力在于使用,最常用的词生命力最顽强。
  2. 语言的使用受到社会分层影响,好比人们生活在两个世界。语言是否“先进”或“落后”于社会,取决于你生活在哪个世界。同理心有助于我们理解不同社群的生活、观点以及语言表达方式。
  3. 语言演变和社会进步都是渐变的,知行合一、身体力行才能推动改变。
  4. 语言具有模糊性,语言的意义是说话人在使用中赋予的。

白人警察何以逍遥法外?Charles Goodwin (1994) 的”专业视角”

原创 小燕子在东南西北 说话是一种科学

2020-06-01

5月25日, 明尼苏达州明尼阿波利斯黑人佛洛伊德被白人警察暴力执法致死,全美掀起抗议游行高潮。

本文回顾语言学家/人类学家Charles Goodwin(1994)对1992年发生在洛杉矶的一起类似案件(罗德尼金案)所做的庭审对话分析, 讨论白人警察在一些相似案例中何以逍遥法外, 以及警察作为一种职业对普通人意味着什么。

背景

2020年5月25日,在新冠病毒影响下封闭数月的美国各地刚开始恢复商业和人流,明尼苏达州明尼阿波利斯 (Minneapolis) 的黑人男子佛洛伊德(Geoge Floyd) 因白人警察暴力执法而死。警方早先的声明中声称佛洛伊德暴力拒捕,给他戴上手铐后发现他需要医疗救治,但联系救护车送医已太迟。然而,之后连续三名目击者发出现场视频,一致证明佛洛伊德并未暴力拘捕。相反,当事白人警察不顾受害者哀求、不顾围观者劝说,用膝盖压住对方颈部接近9分钟,最终导致受害者死亡。
这一事件再次点燃了全美黑人民权运动的怒火,加上因新冠造成的长期居家、失业的压力,从明尼阿波利斯到亚特兰大、费城、纽约、华盛顿,愤怒的示威人群走上了全美大小城市的街头。洛杉矶市民从周三开始,到周六已经持续抗议四天。各地的抗议都以和平游行开始,但后期都出现了打砸抢烧的骚乱。周六下午洛杉矶市中心抗议人群与警方发生严重冲突,市长下令晚8点到周日早上5点半实行宵禁,并短信通知市民避免外出。但周六夜间并不安宁,媒体称周日预计继续宵禁。

图片

来源: 洛杉矶时报 Los Angeles Times
同样在周六晚下令宵禁的,还有旧金山,芝加哥,亚特兰大,丹佛,费城,匹兹堡,西雅图,迈阿密等,一共十三个城市。12个州的政府派出了国民警卫队。甚至连国外的伦敦、柏林和哥本哈根市民也走上街头加入了抗议。

图片

伦敦市民在美国大使馆前聚集抗议。来源: GETTY IMAGES

抗议人群要求当事白人警察受到应有的法律制裁,要求平等、公正地对待所有族裔,反对歧视。明尼阿波利斯在周五宣布对这名白人警察提出三级谋杀以及过失杀人的指控,其他三位警察均已被开除。但这些指控显然是从轻处理,家属和民众都难以接受。

图片

经过一夜喧嚣, 周日上午, 许多城市民自发清理抗议现场。图为明尼阿波利斯 MPR news

事实上,以往的类似案件中,白人警察即使受到更严重的指控,最后也往往能够全身而退。2012年,佛罗里达白人警察以正当防卫为由枪杀17岁的黑人少年Trayvon Benjamin Martin,被控二级谋杀罪,但最终却被无罪释放,黑人民权运动走上街头。2014年,纽约警察在执法过程中锁喉控制黑人青年Eric Garner,后者窒息而死,白人警察未被定罪,那一句“我不能呼吸””I can’t breath”成为黑人民权运动的著名抗议口号。如今,这句一模一样的话在6年后的今天从佛洛伊德口中说出,再次成为焦点。同一年,密苏里州弗格森市18岁的黑人Miachael Brown因偷窃一盒烟被白人警察追捕、射杀,白人警察依然被判无罪。
这些案件中,黑人青年因白人警察过度执法而死,但白人警察却都免于惩罚,这一方面不断刷新民众的心理底线,让黑人运动水涨船高,另一方面因犯罪成本极低而纵容、甚至合理化白人警察的过度执法,使得双方矛盾愈演愈烈。
美国警察的执法权和执法力度是超过许多其他发达国家的,因为美国许多州可以合法持枪,警察配枪成为自我保护的必要装备,这也加大了美国警察开枪的可能: 卫报(The Guardian)统计,美国警察在2015年头24天的致命性枪击次数就超过英格兰和威尔士在过去24年全部致命性枪击次数的总和。
根据独立组织Mapping Police Violence的统计,从2013年到2019年,与警察过度执法有关的死亡案件每年都在1000例以上,而少数族裔,尤其是黑人更是最大的受害群体。黑人占美国总人口的15%左右,但在警察过度执法致死的人数中却占到24%。每一百万人口中,就有6.6个黑人因警察暴力执法而死,这个数字是白人受害者的三倍。令人心寒的是,2013年到2019年间,99%的警察没有受到任何犯罪指控。Trump上台以来,受到总统官方盖章的种族歧视事件愈发严重。
99% of killings by police from 2013-2019 have not resulted in officers being charged with a crime

[picture source: 来源: mappingppoliceviolence.org]


白人警察何以逍遥法外?今天洛杉矶的暴乱游行让很多人想起了1992年的罗德尼金(Rodney King) 案引发的洛杉矶历史上著名的大骚乱。快三十年前,也是四名白人警察,当街殴打黑人建筑工人罗德尼金,全程被一名在街对面的居民录下来。当年一审判决警察无罪的消息传出后,洛杉矶市区爆发长达六天的大骚乱,导致63人死亡,超过2383人受伤,最后政府出动国民警卫队控制了暴动。群情激愤下,联邦政府对本案进行了二审,最终两名警察被定罪服刑,罗德尼起诉后收到了洛杉矶市政府赔偿的三百八十万赔偿款。快30年过去了,城市的记忆还在,人们再次走上了街头。民权运动和种族冲突是个难度很大的大课题,但我想借此回顾一篇人类学家、语言学家Charles Goodwin从人类学和话语交际角度对当时的庭审现场所做的一篇重要分析, 1994年发表的Professional Vision, 暂译为专业视角(如有已存在的更好的译名烦请告知)。

图片

当年的洛杉矶时报头版。来源: https://blackhistorycollection.org

图片

1992年5月1日罗德尼金呼吁洛杉矶市民停止骚乱。来源: History.com
在此次的事件中,许多普通人也不理解为何白人警察能如此残忍地眼看着一个生命在自己膝下消逝。The Atlantic周日早上发出了一篇有意思的评论文章,题为《如何跪在一个人的脖子上9分钟》(How Do You Kneel on a Neck for Nine Minutes?)作者在副标题中写道, 除非这个人对另一个人的生命完全冷漠、无动于衷 ( I don’t see how anyone could remain in that position unless he was, at best, totally indifferent to the person’s survival.) 作者甚至在家用瑜伽垫模拟了这9分钟的过程以试图当事警察的动机。
然而,正如我们下面即将看到的Goodwin的分析,警察是一种区别于普通人的专业人员,他们受到的专业训练和职业经验使得他们对人和事件的分析判断,对世界的认知不同于我们普通人。我们看到的无辜生命,对视频中的警察而言不过是一个他的职业行为中的执法对象(object),跟牙医手里的假牙没有什么区别。而且这样的执法行为,在他的从警生涯中已经经历过千百次。

概要

Goodwin (1994) 这篇文章在Discursive practice (话语实践) 的大概念下,以(1)考古学家现场发掘,与(2)罗德尼金案件中的警方辩护律师和专家证人的法庭辩护为例,探讨了专业领域中的三种主要行为 (practice):编码(coding, 分门别类),焦点凸显(highlighting, 区分焦点和背景), 以及图像表达(producing and articulating material representations, 本文中主要为graphic representations 图像表达)。这三种行为(或技能)构成了专业人士的“专业视角”(professional vision), 让他们得运用该领域的知识框架来分析、理解事物和现象,进而做出不同于普通人的有价值的的判断。
文章从考古学家在现场发掘中收集、辨别泥土样本、绘制研究图样开始,进一步分析更为抽象复杂的庭审辩论。罗德尼案庭审现场中,白人警察的辩护律师和专家证人利用语言、手势和画面引导原本客观的普通人组成的评审团顺着他们所谓的”专业视角”思路来分析案发现场录像,最终诱导陪审团做出了警察无罪的判决。以此为例,Goodwin提醒人们注意由于专业知识的不对等所造成的权力不对等现象。

罗德尼金案庭审分析

罗德尼案中判断白人警察是否过度执法(excessive use of force) 的关键证据是当时目击者拍下的现场视频。公诉人将视频呈给法庭时,罗德尼支持者认为眼见为实,视频中警察殴打罗德尼的画面无可辩驳。然而,四名白人警察的辩护律师却打出了一张令人惊讶却又无可奈何的牌。他们提出,这段视频必须放在警察这一职业的专业视角下来审视: 在必要情况才采取强制措施控制住犯罪嫌疑人是警察的职业要求,因此白人警察只是秉公执法,并无犯罪。因缺乏充分的证据,陪审团在一审中作出了无罪推论,白人警察并未获罪。
我们重点回顾警察的辩护律师以及他们请来的专家证人,洛杉矶警察局的Sergeant Charles Duke (杜克), 如何利用编码焦点凸显图像表达三种方式引导陪审团进入所谓的“专业视角”。

编码

首先,警方的辩护律师和专家证人给陪审团解释了一个警察职业系统内的编码系统,主要包括警察在面对犯罪嫌疑人中采取的判断(assessment)、升级(escalation) 和降级(de-escalation) 三个阶段的措施,具体来说

  1. 警察要实时判断当下的情况;
  2. 如果判断嫌疑人处在攻击状态(aggressive), 警察应该升级执法力度(escalate force)以控制嫌疑人;
  3. 如果判断嫌疑人处在合作状态(cooperative),即配合执法,警察应该降级执法力度(de-escalate force)。

这位专家证人把整个殴打过程拆分成10个独立的部分,每个部分都有警察根据嫌疑人的应激程度做出判断(assessment)、升级(escalation) 和降级(de-escalation) 的三个过程。

依次为:”我们看到一个拳头打出来了”, “执法力度再次升级到之前一样的水平了,降级停止了”, “我们看到一个拳头被打出去了,所以降级阶段结束了”,”对,执法力度达到了跟此前一样的水平。”
Goodwin (1994) 认为,当专家证人把这一套专业视角的编码系统运用到视频录像的分析中时,实际上,陪审团和法庭上的其他人看到的就已经不是原先的视频了,而是被重新定义和解释的事件。原先一清二楚的警察殴打罗德尼,被成功转化成了警察为拘捕犯罪嫌疑人而采取正当合理、甚至深思熟虑的执法手段。

焦点凸显

升级和降级的编码框架是警察学院对合理执法的培训内容之一。在这一框架下,还有另外一个重要的概念是犯罪嫌疑人的身体。罗德尼案中,警方辩护律师提出警察对罗德尼的执法力度是基于他们对罗德尼处于攻击(aggressive)还是合作(cooperative)状态所作出的判断,而这个判断又来自于罗德尼当时的身体反应到底是攻击状态还是合作状态。
图片其中一名警察在法庭上公开表示,打在罗德尼金身上的每一拳都是合法合理的,只要作为警察的他认定这些有必要。
这样一来,警方律师等于把所有责任推到了本案的实际受害者,罗德尼的身上,声称 ”罗德尼金, 并且只有罗德尼金一人,能够控制当时的情况。” 案件的全部焦点(figure)变成了罗德尼的身体, 而4名白人警察以及他们的殴打行为被推到幕后成为背景(background)。乾坤大挪移就这样发生了。而且受害者竟也无法反驳。

[conversation extract place holder]

专家证人杜克一口咬定罗德尼“开始进入攻击状态”, “It’s start to be.”

在上面的对话中,警察请来的专家证人,执法专家杜克(Duke) 指出在视频这一幕中,罗德尼的身体正移动到一个警方正好可以用手铐铐住他的位置,画面中也呈现一名警员正在够自己的手铐,所以嫌疑人当下是处于合作状态。如果这一论点得以成立,公诉方就可以顺利证明警察在这时候升级(escalate) 执法力度属于滥用职权的违法行为。
然而,作为全场最重要证人的杜克却一口认定罗德尼正开始进入攻击状态(第6行 ”it’s start to be”)。对话中,杜克反复多次使用“开始…”这一句型,强化了罗德尼处于攻击状态的印象,成功混淆视听。
杜克的另一“贡献“是把警察和罗德尼的行为都描述成完全理性的,与道德无关的行为。他用缺乏施事主体的被动句式来描述警察的暴力执法以淡化暴行主体,例如“我们看一个拳头打出来了”, “执法力度再次升级了”等。杜克把罗德尼物化成一个移动中的危险物体,例如 “屁股那里开始上升”。在这些描述中,专家证人有选择性地把理性分析和警察的专业系统呈现给陪审团,却完全忽略案件中的双方作为主体的道德责任。下图的对话中,当公诉人问道,有一个警察踩在了罗德尼的脖子上,这令你担心吗?杜克稍作停顿后面不改色地回答,不,不会。


[conversation extract place holder]

第9行,公诉人问道,有一个警察踩在了罗德尼的脖子上,这令你担心吗?第11行,杜克稍作停顿后,面不改色地回答,不,不会。
这让我们想起佛洛伊德案中跪在受害者脖子上近9分钟的警察。可以说,长期的从警经历让这些白人警察完全麻木成了一个个冰冷的执法机器,他们眼里看到的、心里担心的只有犯罪嫌疑人他们看不到作为普通人的个体生命,也感受不到生命的脆弱。除了语言上的不断强化以外,杜克还在同时用手指在屏幕上点出罗德尼的身体部位,一方面如前所述再次凸显罗德尼的身体动作,模糊了实际施暴的警察;另一方面把罗德尼是否处于攻击状态这个仍在辩论的话题,变成了一种被展示(demonstration)出来的事实(fact)。

在第二次庭审中,面对同样的证据,公诉方力驳警方辩护律师提出的所谓”专业视角”,给陪审团提出了另一种解读视频的框架。
例如,警方殴打罗德尼的动机可能不是如前所说基于犯罪嫌疑人的状态所采取的合情合理的执法措施,也许是他们想要教训这个不尊重警察的人。同样的,罗德尼的身体移动也可能不是杜克强调的那样“开始进入攻击状态”,而是一个正常人在遭受殴打过程中的应激反应。公诉人同时把事件焦点拉回到警察身上,引导陪审团观察视频中正在殴打罗德尼的警察的身体动作。
这些解读框架把陪审团从对警方有利的“专业视角”逻辑体系中解放出来,重新以普通人的角度来审视原始视频。

图像表达

警察辩护律师的另一策略是图像表达。他们从视频中截图出罗德尼身体移动的几帧画面,用白线勾勒出罗德尼的身体,再将截图合成一张横向长图,展示给陪审团,同时配合手势点出他们所谓的“处在攻击状态的“的画面。

视频截图被合并成长条状的大图,图中罗德尼的身体被白线勾勒出来
跟原本视频中转瞬即逝且像素模糊凌乱的画面比起来,这种呈现方式把普通人的视觉焦点集中到罗德尼身上,结合语言、手势、和画面三种模式,实现了表达效果的最大化。


主要概念回顾

  • Professional vision: socially organized ways of seeing and understanding events that are answerable to the distinctive interests of a particular social group. 一种专业的看待、理解事物的方式,能够回应某一特定社群的利益需求。
  • Coding schemes: one systematic practice used to transform the world into the categories and events that are relevant to the work of the profession (Cicourel 1964, 1968) 按照职业规范,对事物进行系统化的分门别类。
  • Highlighting, figure/background: 人类认知活动中有焦点和背景的不同区分,焦点凸显即把某个部分从背景中提炼出来成为焦点,同时弱化其他部分成为背景。
  • Graphic representations: 图像表达。社会活动中的图像表达,例如报告中的图表、考古学家的地图、罗德尼金案庭审中的视频截图等。

讨论:专业的力量

所谓的专业化,其社会组织和认知组织的核心是一种将日常发生的事件转化成专业语境中的实践对象的能力。在这篇文章中,Goodwin (1994) 通过考古学家和庭审话语的考察,从编码、焦点凸显、图像表达三个角度说明了专业视角的实践方式。
专业视角和专业化的分工让人们更加高效有序地参与到社会活动中,各司其职。然而,这种专业化也存在危险。在罗德尼案中,杜克作为受过训练的经验丰富的警方执法专家为警察作证,向普通人说明警察这一职业的专业系统。但有没有专家为罗德尼作证呢?“犯罪嫌疑人” 并不是一个如警察和医生这样的职业团体,于是也没有这个领域的专家可以从嫌疑人的角度为他作证。Goodwin 认为在警察和普通人打交道的过程中,专业视角常常导致不对等的权力关系,进而引发例如执法过度这样的道德问题。除了种族歧视的大背景,白人警察多年来得以逍遥法外,无疑也是利用了这个对他们有利的所谓“专业视角”。
今天我们借着明尼阿波利斯的佛洛伊德案回顾30年前洛杉矶的罗德尼金案,讨论美国白人警察与黑人的冲突,但执法机器与普通百姓冲突不是一个国一地的问题。像佛洛伊德案中的白人警察那样,警察原本是一种特殊职业 (强大的执法机构), 但长期执法导致的惯性麻木、对普通生命的忽视和冷漠,一方面渐渐剥夺了警察作为普通人的感知和共情能力,把人变成冰冷的执法机器(即“专业”);另一方面大大增加了普通人在面对警察 (和其他执法机关) 时可能遇到的风险。
另外,知识和权利的不对等造成的冲突其实并不限于警察这一职业。在社会的各行各业中,医生,律师,警察,教师,健身教练,科学家等,这些人由于具备别人没有的专业知识而拥有了特殊的权力,能够看到、解释、建构这个世界的各种可能性。而普通人,则处在了权力的弱势端,因为看不到、不理解而无从接触特定的事物。当这些专家跟普通人打交道,用专业技能为普通人提供所谓的“专业视角”时,他们很容易陷入一种职业盲区中,难以注意到不具备专业知识的普通人的困扰。
Goodwin的专业视角这个框架为我们理解机构对话,或者说普通人与专家沟通中的各种问题(例如医患沟通,家校沟通),提供了一种分析和思考的工具。

世界不太平,作为普通人,请多保重。

  • 明尼阿波利斯就是之前刘强东案的案发地,是明尼苏达州最大的城市。
  • 图片和对话节选多来自Goodwin (1994) 的文章,其他图片来源网络。
  • 关于美国警民冲突的研究, 2019年2月 UCLA 的Center for Language, Interaction, and Cutlre曾举办过一次j警民沟通 police-citizen interaction的工作坊,有兴趣的师友可私信我索取目录,但论文大多未见发表。

参考资料

1. Goodwin, C.(2015). Professional vision. In Aufmerksamkeit (pp. 387-425). Springer VS, Wiesbaden.

2. Mapping Police Violence: https://mappingpoliceviolence.org/

3. Graeme Wood: How Do You Kneel on a Neck for Nine Minutes. https://www.theatlantic.com/ideas/archive/2020/05/george-floyd-kneeling/612409/

4.https://www.theguardian.com/us-news/2015/jun/09/the-counted-police-killings-us-vs-other-countries

5. https://en.wikipedia.org/wiki/Rodney_King